刚解放的北平城特务聚集伺机破坏,看公安局如何挖出12个潜伏组

时间:2019-11-22 15:54:29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谭郑文。

在新解放的北平市,当人民欢庆他们的新生活时,潜伏在幕后的各种特务组织试图破坏新政权。当时,市民形容北平有“五个以上”的特务、更多的散兵游勇、更多的强盗、更多的盗贼和更多的银商。特工的数量首先是众多而复杂的,在全国排名第一。由于国民党在战争中失去了许多城市,从东北、华北和西北撤退的特务聚集在北平。特别是在解放军围攻期间,国民党特务机关一边撤退一边“埋雷”,并提出了“退零进”的应急策略,布置了一个多层多线的潜在破坏网络。

只有消灭特务,北平才能有良好的社会秩序,新人民的政权才能更加巩固。1949年2月,国民党国防部第二部门的秘密服务机构“华北监察局”被发现。随后,12个潜伏单位相继被连根拔起。这是解放军进城后公安局破获的第一起间谍案。

汽车工业的神秘线索

1949年2月的一天,位于二龙路的北平市公安局第二分局接到一条线索:西单京福汽车公司的一名年轻人说他是汽车公司股东的助理,但他既不会开车也不会修车。每天无所事事是非常可疑的。

接到线索的公安同志陈武生立即断定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并立即向第二分局局长狄飞报告。刚刚入城接管国民党反动派出所的市公安局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到了可靠的群众线索?这必须从陈武生开始,一个刚刚被分配到公安局的年轻人。

陈武生是北平人。1944年,当他19岁还在上高中的时候,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党。他隶属于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北平委员会和华北局城市工作司。陈武生很年轻,但他有很多地下工作经验。他在灯市口附近创立了中国共产党地下印刷局的新美国印刷局,并担任经理。一九四八年底,他还成功地派人进入国民党,不费一枪一弹就智胜了北平的国民党军火库。由于长期的秘密工作和对北平的熟悉,解放后他被分配到市公安局工作。

陈武生认为革命胜利了,他终于可以从“地下”工作转向“地上”工作了。出乎意料的是,在向公安局报到的第一天,迪飞局长就给了他一个新的“地下”任务:“从今天开始,你白天不应该去分局公开。你应该通过各种关系尽快检查城市里的敌人间谍站。如果您有任何信息,请直接联系我。”

结果,陈武生又穿上了他的休闲服,与过去在地下工作中的各种关系联系起来,并迅速投入到他的新工作中。不久,他得到了西单京福汽车公司的重要线索。给报告提供线索的人叫韩张文,他被称为“老汉”。解放前,老韩为我们党工作。他的公众身份是北平的一名公共汽车司机,在汽车行业的工人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工人们愿意告诉他任何事情。老汉这次提供的线索来源于京福汽车公司的司机陈福禄。陈福禄称,京福汽车公司新的可疑“助手”是于成泽。除了他,汽车公司旁边还有一个奇怪的房间。平日没人去那里,但陈福禄听到了几次“滴答”的声音。

滴答,这是市公安局关注的敌特站吗?陈武生因多年从事地下工作的职业敏感性,立即意识到线索的重要性。趁还来得及,他向迪菲报告了这件事。果然,在接到指示后,老韩同志立即继续接近司机陈福禄,进一步掌握于成泽的情况,并部署人员与陈武生就此案进行全面调查。狄飞还专门向市公安局局长谭郑文和调查司司长冯基平汇报了情况。

巧合的是,在陈福禄报道后不久,陈武生从西单商场经营一家广播公司的宋老板那里得知,京福汽车公司的股东张静娴和他的助手于成泽已经修好了广播电台。汽车修理站有什么用?在这一点上,他几乎可以断定京福汽车线路隐藏着一个秘密电台。

打草惊蛇

陈武生等人对京福汽车公司进行了全面侦察,汽车公司股东张静娴的情况很快被掩盖。张静娴住在西单宽街12号。他的父亲是伪国民大会的代表。在日本傀儡政权期间,他是县警察局的督察。日本投降后,张静娴还在河北武清县组织了一个返乡团,后来加入了国民党军队的外围组织,如“新职业发展协会”、“北平中国公民互助协会”。北平解放前夕,张静娴经常与国民党特务吃喝嫖娼,并有密切联系。俞成泽,来历不明,是张静娴介绍的。奇怪的是,这两个人以前从未性交过。

这时,汽车司机陈福禄报告了新的证据。车库旁边的小屋发出“滴答”的声音,一年四季都锁着。有一次,当小屋发出另一种声音时,陈福禄假装装饰了汽车,并在车库里仔细观察了它。直到那时,他才发现车库角落里的一个大柜子后面,有一扇可以通向小屋的小门。陈福禄还看见小屋前有一个葡萄架。棚架用铜线缠绕在屋顶上,就像天线一样。

在这样明确的情况下,内二分局很快听从了谭局长郑文的指示,严密控制西单宽街12号的深宅大院采取行动。出人意料的是,2月21日,西单工作组的两名女同志来到张静娴家,开展人民币换金券的宣传工作。他们出乎意料地引起了张静娴的警惕。他认为电台的秘密已经暴露了。工作组一离开,张静娴就让于成泽取下后面的天线,然后让司机陈福禄帮于成泽提一个大箱子。虞成泽上车后,陈福禄问去哪里,虞成泽拒绝说出具体地址,而是坐在客车上指挥陈福禄开车。汽车开到景山后街黄骅门西入口,于成泽让陈福禄停下来。下车后,他带着一个沉重的行李箱走进了龚建胡同——一个即使是大卡车也能开进去的胡同,但俞成泽不得不自己搬行李箱。

陈武生得知情况后,判断敌人很可能正在移动电台。形势紧迫。他、迪菲和警卫一路跑到教育部大街的市公安局,向谭局长郑文请示。市公安局立即召开紧急会议。经过分析情况,谭郑文、冯基平、迪菲等人决定当天晚上11点开始行动。被捕后,他们将被当场审问。他们必须追捕所有这些间谍并夺回电台。

挖掘出12个潜在群体

那天晚上11点,导演谭郑文去现场指挥。全副武装的公安人员冲进西单宽街12号。一声令下,公安人员冲进大院,立刻把张静娴从床上抓了起来。

审讯后,张静娴承认自己是国民党国防部第二部门“华北监察局”北平379情报组的无线电翻译。于成泽是直接从南京发来的广播电台的台长。他们以汽车线路为掩护,在北平情报组织曹忠祥的领导下从事情报活动。张静娴说,他们联系曹忠祥的唯一方式是打电话22727。他还承认余成泽把电台带到了京山后街龚建胡同23号。

谭郑文迅速做出决定,派狄飞带人去龚建胡同抓捕余成泽,攻占广播电台,派科长孙齐敏和陈武生抓捕曹忠祥。

就这样,携带电台的于成泽很快被抓回,警察也搜查了大量进出的电报信息。在那边,陈武生和孙齐敏通过电话办公室发现22727号的地址是旧刑警队街24号院,并成功逮捕了曹忠祥和另一名间谍傅家俊。

曹忠祥、傅家俊和于成泽被捕后,警方连夜进行了突击审讯。曹忠祥的身份很快就被发现了:他是国民党国防部第二部的中校参谋,是抗日战争时期认出小偷是他父亲的叛徒。抗日战争胜利后,他突然成为国民党军官和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办公室379情报组组长,由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办公室“华北监察局”主任傅家俊领导。

领袖傅家俊有更大的地位。据他自己说,他是国民党国防部第二办公室的参谋和上校。1948年底,他奉命潜入北平。为了赢得我们党组织的信任,他在来北平之前假装营救了一名重要的地下工作者。抵达北平后,他积极向南京提供解放前我军围攻和部署的情况,并秘密搜集傅左毅将军与我军和谈的情况。然而,他没有想到北平的和平解放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他用诡计自首,并企图潜伏很长一段时间,以便找到时间再次行动。

自以为是的傅家俊和曹忠祥从未想到解放军领导的379名情报小组成员及其据点在入城后一个月内被完全抓获。不到20天,整个案件就从特工被捕的线索中暴露出来了。这只是反特例的开始。随着对“华北监察局”负责人傅家俊的审判继续进行,公安人员继续跟进。到1950年,他们成功地查出了“华北监察局”下属12个潜在团体的特工和广播电台。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流程编辑:宏远花园



江苏快三 湖北快3投注 江苏快三 内蒙古快3

热点新闻
最新新闻